书库排行繁體
时代巨子

《时代巨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二十三章 红颜知己

(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明升娱乐www.renosteps.com)    睡梦成真

    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罗大佑《海上花》

    ……

    林风轻声哼着这首歌,心中无限感慨。明升娱乐(www.renosteps.com)明升娱乐 X23US.COM更新最快

    记起前世时,文馨就独爱罗大佑、李宗盛。

    那时以为是她人生历练之后的沉淀。

    现在看来,或许是她的内心,早在此时就已从容淡然。

    林风静静的坐在车内,隔着车窗,看着那家花店。

    虽然衡山路是沪上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人流如织,但大多都是脚步匆匆路过。

    在这座被称为“魔都”的国际大都市里,人们的生活节奏都很快,压力也很大,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奔忙,追寻着财富与梦想。

    只是偶尔会有客人走进花店,不多时,就捧着一束用彩色报纸包着的鲜花,笑着离开。

    或许,文馨就是喜欢这种,能给人带来一丝温馨和情感寄托的感觉,才会喜欢花店吧。

    前世时,这个“在人群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一间玻璃房子”的花店,只是存在于文馨wWW.SHUBAO2.cc目迷离的憧憬怀想中,存在于林风暗下决心的未来计划中,却始终没有实现。

    如今,如歌词般,睡梦成真,也算是了了两人的一桩夙愿。

    林风的重生,扭转了时空的间隔,消弭了岁月的痕迹,也倾覆了,两人的人生。

    可惜,林风重生的时间,是2001年。

    此时的他与叶薇语已经在大学里结缘3年,情深意重,不能辜负。前世今生的爱恨情怨,让林风绝对不可能放弃叶薇语。

    有时林风会想,若是重生在1997年,那个高考前的时候,林风一定会想办法让文馨考到京城,或者自己去西安,那样,或许两人还有机会,重续前缘……

    现在看来,天意如此,今生两人终究还是有缘无份。

    或许这样也很好。

    林风觉得就这样静静在一旁,看着文馨能够更好的生活,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在这个阳光耀眼的初秋下午,一辆银色的奔驰车安静停在街角的路边,与同样安静的花店,隔着一条马路,路上车子川流不息,行人往复,汹涌如潮,就仿佛一幅老电影的泛黄画面。

    林风就这样在车里,看着对面的花店,静静的坐了很久,并没有下车。

    他不知道再次面对文馨,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定位两人的关系。

    但他也知道,迟早要厘清这种感情,只有这样,无论是对文馨,还是对他自己,都是最好的。

    差不多到了下班的高峰期,进入花店的客人明显多了起来。

    有着小资情节的沪上都市白领们,大多喜欢在下班后,买一束鲜花回家,让生活多一点颜色,也多一缕清香。

    林风目光一凌,他看到一个穿着得体西装的年轻男子,手中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走进了花店。

    文馨说过,她的花店里,唯独不卖玫瑰因为她不喜欢。

    玫瑰,太艳了。

    林风皱眉,他想了想,忽然觉得,让文馨这样一个wWW.SHUBAO2.cc丽的女孩,独自开一家花店,似乎有点太轻率了。

    且不说要应对工商、税务、卫生、消防各种政府管理部门,就是这样开门迎客,乱七八糟的人和事也不少。

    自己似乎有点欠考虑了……

    “李钊,你去看看,刚才进去了一个拿玫瑰的男的,他出来以后,查一下他的背景。”

    李钊应声,开门下车,穿过马路走了过去。

    林风坐在车内,不一会就看到那个西装男神色低落的走了出来,手中玫瑰已经不见了。

    他看着李钊走过去,和那男子搭讪了几句,然后拿着男子的名片,走了回来。

    忽然,林风眼睛一亮,这么长时间,他第一次看到文馨走出店门。

    文馨扎了个清爽的马尾,她身穿淡黄色的短袖衬衫、牛仔裤,衬衫外面,套了件深绿色的定制工作围裙,围裙胸前绣有花体字“海上花”的logo。

    她拿着那束红玫瑰,放在了花店门前的街道栏杆旁,旁边放了一个挂牌“有爱的人,请自取”。

    林风微微一笑,这是文馨的风格!

    “老板,这是那人的名片,背景我随后安排人查一下。”李钊这时开门坐进车里。

    林风伸手接过名片一看,“中国银行,理财顾问,李进”。

    随手扔回去:“你处理罢……,对了,李钊,你和博警那边商量一下,再聘请一位保镖,要赵菁那个级别的,人聪明一点,身手也好一点的。”

    李钊会意,点点头:“赵菁她们支队有个非常不错的好手,人也挺漂亮的,好像就是沪上人。”

    林风“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说实在的,他能够想象到象文馨这样出色的女孩,必然少不了追求者。

    可是真的让他亲眼看到这些狂蜂浪蝶,林风却有种想把这些人都踩死的冲动……

    ……

    犹豫了一下,林风终于推开门,走下车。

    他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着,蓝色条纹休闲西服,黑色休闲裤,应该不算太正式,也还得体。

    轻轻长吁了一口气,迈步向花店走去。

    花香盈鼻,刚刚走近花店,空气中就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从阳光耀目的外面走进花店,猛然间光线收敛,温度也清凉了下来。

    文馨就那样安静的站在柜台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林风笑道:“你舍得下车了?”

    一句话就让林风心神失守,愕然一愣后,摇头苦笑:“你早就看到我了?”

    文馨抬手指指宽大的落地窗:“阳光这么大,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看出去却一目了然……,那个地方很少有人停车的。”

    林风回头一看,也不禁失笑。

    可不是,从花店里面隔着落地玻璃窗看出去,那辆奔驰车停在路边,的确非常显眼。

    “小娟,你帮我看一阵店。”文馨回头对着一个正在招待客人,同样穿着花店围裙的女孩道。

    “好的,馨姐。”那个看起来像个大学生的女孩抬头看过来,清脆的应了一声。

    “要不要去后面喝杯茶?”文馨wWW.SHUBAO2.cc目望来,轻声问林风。

    林风点点头:“好啊,很久没喝你亲手泡的茶了,正好我也有点渴了。”

    文馨一征,你什么时候喝过我泡的茶啊?

    看她的神情,林风心中一凛。

    完蛋,一见到文馨他的心神就有些不宁,竟然无意中说出前世和文馨交往时的对话。

    前世时,文馨在地产公司时间长了,公司老板是粤东人,酷爱喝功夫茶,作为公司高管,文馨也练就了一手泡茶的好手艺。

    亲手为林风泡茶,是两人之间温馨的往事。

    林风爱喝茶,也正是源于此。

    林风忙笑笑,解释道:“好像上次喝你泡的茶,还是上学的时候在你家。”这才圆了回来。

    文馨仔细想想,高中时,高考前两人经常在她家里复习,那时她的确会为林风泡茶,这才恍然,笑着道:“那时候还小,哪懂泡茶啊。”

    田正宁的确眼光不错,他买下的这是一栋经过改建的老洋房,前面是咖啡馆,后面是二层小楼的欧式住宅。

    文馨将咖啡馆临街的100多平米改成了花店,咖啡馆里面却保留了大约30平米,隔出了一个休闲水吧,有咖啡机,也有茶具。

    她一向非常懂生活的。

    林风在摆着茶具的桌前椅子上坐下,看着文馨坐在主位,烧水,取茶。

    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悦目,一如前世。

    就是看着她穿着绣有“海上花”的深绿色围裙,在这样的氛围中,有点违和感。

    林风问:“为什么想到这个店名?是张爱玲译注的小说,还是罗大佑的歌?”

    文馨抬头瞥了林风一眼:“小说我不喜欢,歌很好听。”

    林风轻轻哼唱了几句,笑道:“我就猜到你是因为喜欢这首歌……。”

    文馨看着林风,嘴角微翘,绽放出一个令他目眩神迷的笑容。

    直到她继续低头泡茶,林风才从她的笑容中醒过神来。

    他平生最抵抗不了的,就是文馨笑时,明亮的令人心跳的眼睛,和嘴角那弯好看的弧线,尤其是右边还有一个深深的酒窝。最是醉人。

    林风定了定神,这才收敛心神,平心静气,看着文馨泡茶。

    洗茶、暖杯,橙绿色的茶汤倒入杯中。

    正是林风最喜欢喝的铁观音。

    林风实在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泡功夫茶的?”,明明她这一世还没有去地产公司啊!

    “你忘了我之前的公司环球资源总部在深圳吗?去年我曾经在总部培训了三个月,在那里学会的。尝尝味道怎么样?听说你喜欢喝铁观音。”

    林风一征,随后恍然:“是那个柳眉告诉你的吧。”

    他已经知道之前和文馨合租的,就是风行沪上公司的一名女员工。

    文馨又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转身打开后面柜子的一个抽屉,拿出了一盒高希霸世纪四号雪茄,放在桌上。

    “想抽的话,我不介意的。”

    林风又想苦笑了,为什么明明隔了十多年的时空,尤其还是未来时空,文馨的很多话,竟然还是如此的相似。

    明明不爱闻烟味,却总是在他想抽烟的时候,说不介意。

    他摇摇头,拿起茶杯,低头闻了闻茶香,抿了一口,顿时觉得唇齿留香。

    “好茶!”

    文馨微笑:“你喜欢就好。”,也端起茶杯,慢慢的喝着。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

    林风忽然有种很宁静,很放松的感觉。

    在文馨身边,总是有这种自带的安宁效果。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烦躁。

    她不会要求你任何事,总是安静的在那里,然后微笑。

    林风本来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想厘清与文馨之间的关系,想告诉她,自己只能和叶薇语在一起……

    但真的坐在她面前的时候,林风发现他什么都不用说。

    聪慧如文馨,清淡如文馨,早在她浅浅微笑,长长睫毛掩映的眼中,将一切划定的清晰明了。

    或许这正是她想要的。

    正如前世,文馨声泪俱下劝他回头时所说的话:“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生活幸福就好了,我就远远看着,知道你在就好了。”

    有一个词,叫“在你左右”。

    无关情爱、无关**、甚至无关对错。只是存在在你人生里,生命中。

    这种感情,还有一个说法,就是红颜知己。

    什么是红颜知己?

    有一个例子来形容:你出门远行,音信全无,而前往地有重大自然灾害发生,红颜知己心有牵挂,多次拨电话,但每次均打不通,因为你关机。待你漂泊够了,蓬头垢面地站到她面前时,她只是盈盈地笑问:“好久不见,玩得开心吗?”

    她不会提及她的牵挂、她的忧虑,永远不会提。她知道提那些东西不是她的事,她不想爱情,只想友情。

    她就像一个顽皮的勾魂鬼,一只眼睛对着你就那么一挤一眨,便把你身上所有的男孩的那部分淘气、热情、活跃的分子勾了出来。在她面前,你惟有投降,无路可逃。实在也是不能逃,不想逃。

    通常情况下,老婆是倾诉者,而红颜知己则是聆听者。

    她也许是温柔的可人儿,也可能像豪爽的哥们儿,在她面前男人可以是倦鸟是浪子,可以疲惫、孤独、无助、逃避、怠惰,而她是能接纳你的黑夜,给你安静,做你恢复能量的空间。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一念至此,林风也就不再遮掩,他笑道:“刚才在外面,看到有你的追求者,难道他不知道你最不喜欢玫瑰吗?哎,这种人多了,一定让你头痛,我已经安排了,之后会有一个保镖过来,帮你挡掉一些狂蜂浪蝶。”

    文馨不以为意,点头道:“也好,我也觉得烦呢。”

    她忽然嫣然一笑,问道:“对了,你要不要看看账本?你可是这家花店的大老板。”

    林风哈哈笑着摇头:“你呀……,看那个做什么,你开心就好。”

    文馨点了点头:“本来还纠结了一番,花店刚开的时候,本来想应该给你打个电话,你又出国了,我就自作主张了。反正本来你就是存着让我不能推辞的心的,我要是不接受,谁知道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林风笑道:“就知道你了解我。”

    文馨点头:“我是了解你……,所以喝完茶就赶快回去吧,你来一趟沪上,一定很多公事,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我这里了。”

    又一笑:“以后想过来喝茶呢,直接进来就好了,别象今天那样车里待着。”

    林风苦笑:“这件事过去了啊,以后都不许提了。”

    举杯,再饮。

    清香扑鼻,茶香,人静。

    此间此景,恍若隔世。(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明升娱乐www.renostep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