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族长压力大

《族长压力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上礼

    梅氏包的两个红封,每个里面都是一串簇新的永乐通宝。

    一串钱是一百文,怪不得梅小八心疼。

    梅氏摇头道:“正好,少了生口舌,多了生是非。”

    “重阳哥,别的同学也会给这些么?”梅小八又问桂重阳。

    村里寻常上礼,十文二十文的都有,一百文确实不算少。

    毕竟桂重阳与梅童生不单单是师生关系,还有梅氏这边一重姻亲关系在里头,加上桂家买地都在大家眼中看着,要是桂家上礼上少了,才是落人口舌。

    桂重阳想了想道:“各家各户多半也会私下里打听着,夫子的脾气在那里,应该不会有人少给,多半五十文起吧。”

    村塾两个班,小班二十来人,大班十几个,总共三十几号人,平均每家五十文也是快两贯钱了。

    想起村塾学生的人数,桂重阳察觉出不对来,抬头道:“姑姑,村塾里每年收的束脩都是童夫子收着吗?”

    三十多个学生的束脩一年下来就是百十来贯,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是梅童生每年有这样收入,那以他手紧吝啬的性子,手中应该有一笔积蓄才对,不会遇事就要借贷卖地之类。

    梅氏摇头道:“还是你姑爷爷当年订下的规矩,村塾先生每年有钱米,可是都是定数,几贯钱,几石米罢了,其他的钱留着奖励应试的学生、修缮屋子、接济孤老用。”

    桂重阳的姑老爷,就是村塾的创始人,梅氏的亲爹梅二爷爷。

    当年村塾本是梅二爷爷主持,梅二爷爷能订下这个规矩,可见是心底无私,真心为了村民考虑的。不过也想象的得到,梅童生接手后,指定想要改过这条规矩,可是那是从村民手中抢食吃,肯定惹了众怒,不了了之。

    “这钱,是杜里正经手?”桂重阳道。

    以杜里正的身家,桂重阳倒不怀疑他贪墨,却怀疑他用这笔钱做人情。

    梅氏点点头道:“原本是村塾夫子这里收着,怎么使用有账可寻;等你们夫子接手那一年,账册与钱对不上了,才开始由杜里正收着。”

    桂重阳点点头,岔开话说起别的来。他心里却明白,每年几十贯钱的开支,这其中没有猫腻才怪。

    杜里正不稀罕贪墨这一笔钱,那几个有权建议开支的村老呢?

    杜里正只要抓着这几人的小辫子,这几个人就老实了。之前桂重阳与桂五打算的想要推梅村老上里正位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

    杜里正看似“无为而治”,不过瞧着他的手段,却是十分缜密,先是与老姓联姻,随后“杀鸡骇猴”驱逐不服顺之人,然后以村塾账册为纽带,将四个村老握在手中。

    如今因减免税收与卖地之事,杜里正在村里的威望扫地,谁会想到他还稳坐钓鱼台。

    桂重阳想通这点,对杜里这个的忌惮更深。

    这般手段,哪里像是寻常人?之前还怀疑杜里正是金盆洗手的盗贼,如今看来怕是怀疑错了。

    梅氏哪里想到桂重阳满脑子想的是杜里正,还以为他不耐烦去梅童生家吃酒,劝慰道:“那边今天指定人多,不爱待就露面回来……总不好让人说嘴,以后你与你五叔想要应试,说不得还有用到那边的时候。”

    大明朝科举应试,考生彼此之间要连保,还要同县廪生做保,梅晟就是廪生,所以梅氏这样说。

    桂重阳点点头道:“姑姑放心吧,侄儿没事。”

    桂重阳还在孝期,过去也是上礼,还真的能坐席吃酒不成?

    按照桂重阳的本意,只打算让人顺带礼金,连人也不打算露面的。

    只是北地教化晚,守孝规矩不如南边繁琐严谨,尤其是市井百姓之中,过了百日热孝,基本就诸事不禁了。

    “入乡随俗”,桂重阳要是严守着规矩,搁在村民眼中,不是孝顺,反而是不和群。

    因此,姑侄商量一番后,桂重阳还是决定跟过去露露面。

    至于梅氏,原本想要昨天过去,也被桂重阳劝到了今日。新娘子怕冲撞,那不去正席就是。

    就是梅朵,既是订婚待嫁的女子,本该留在家里绣嫁妆,也让梅小八怂恿着跟过去吃酒。

    按照梅小八的话来说,姑姑与重阳哥都不吃席,就他一个人能吃多少,那真是亏死了,多吃一个人是一个人的。

    *

    稍一时,一家四口拾掇干净,就没有耽搁,直接去了梅童生家。

    梅童生院子里摆满了桌椅,只前院就有十来桌。

    正席在中午,现在先来的都是帮忙的梅氏族人,看到梅氏、桂重阳都颇为热络,尤其是那些家里有闺女的婶子大娘,看到桂重阳更是眼睛发绿光。

    这个拉着桂重阳,说看着又瘦了。

    这个则是端起长辈的架子,说教起梅氏来,话里话外吃哒她不该薄待桂重阳这个好孩子。

    听得桂重阳在旁怒极而笑。

    要不是看在梅氏面上,谁晓得这些婶子、大娘是什么人。她们倒是敢想,这拉桂重阳做女婿的事还没影呢,就忌惮挑拨起桂重阳与梅氏的关系来。

    村妇这点小算计,一眼见底。

    桂重阳明白了,梅氏姑侄也看得清楚。

    眼见梅氏还含笑听着,梅朵在后边直磨牙,对桂重阳小声道:“我是瞧出来了,这些人发白日梦呢,你可不能傻了,真听进去这些挑拨。”

    桂重阳要是真有一言半语入心,那家里就不安稳,梅朵不免担心。

    桂重阳轻哼道:“表姐不傻,我就是傻子不成?恁是小瞧人。”

    梅家看着热闹,就是梅秀才两口子脸上也都带了笑迎客,看得大家心里直纳罕。这好好的日子过着,平白多个继母、继婆婆,换个人都不愿意,这梅秀才夫妇素来傲气,怎么就忍下这口气?

    有记性好的,想到梅秀才卖地的前因,觉得这两口子估计是心虚了,才会老实的任由着老爹娶填房。

    倒是孙辈的梅智,到底年岁在这里摆着,倒是耷拉着小脸,见人也没有好声气,不过也没人与之计较就是。

    看到桂重阳过来,梅秀才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三分,专程叫他到跟前说话。

    桂重阳不觉得受宠若惊,反而觉得梅秀才的目光若有深意,虚应了两句,就寻了个由子出去。

    他却是不晓得,屋子里梅秀才也变了脸色。

    梅秀才看着手中的红封,惊讶道:“是不是弄混了?这这是桂家的礼金?”

    里屋进来的,正是杜氏,摇头道:“相公专门吩咐的,奴特意留心,哪里就混了?一式两份,一份算是二房的,一份是桂家长房的,都是一串钱!”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