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江南第一媳

《江南第一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46章 夫君下厨

    赵子仪见她不说话,仿佛知道她的心意,不愿她背负太多心理负担,主动笑道:“大人,安泰去厨房了。番□茄-.`.”

    梁心铭瞪大眼睛,“真的?”

    赵子仪点点头,笑道:“晚上大人就能吃到火腿炒饭了。看看可有属下说的那么好。”

    梁心铭抿嘴微笑,很是期待。

    赵子仪见她眼露柔情,神情不禁也柔和下来,想起他们佯装困在雪山中时,她谈起对未来的安排,那份决断和深思远虑,丝毫不输给王亨,和眼前的模样不能比。

    大人是个奇女子!

    他希望她幸福、平安!

    ……

    厨房里,王亨正忙着:他让厨娘将一整只的火腿切割成几部分,只留下正中间的上方精华;又让她将这部分先切片,后切丝,再切成细丁;最后,把人家赶了出去。

    梁锦云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少爷将官服的袖子挽了挽,亲自去灶下烧火,惶恐万分,抢上前道:“让属下来!”

    王亨冷哼一声,问他:“你会吗?”

    梁锦云哑口无言。

    他的确不会。

    可是大少爷更不会呀!

    然而大少爷让他见证了一个奇迹:穿着官服坐到灶下,居然把火给烧起来了。等锅烧热了,才上来,先吩咐他“去外面看着,不许人偷窥。”然后开始倒油炒菜。

    梁锦云在门外听见里面“滋啦”倒菜下油锅的声音,还有锅铲翻炒碰到锅底的“铛铛”声,恍如做梦。

    一安来时,正好炒饭出锅。

    王亨尝了一口,面无表情。

    梁锦云和一安进来,见灶台上满满一大碗火腿炒饭,白色的饭粒配着红色的火腿粒,还有红萝卜粒、笋、菇和绿色的葱花,煞是好看,都吃惊不已。两人不约而同地抬眼看向王亨,眼神满含期待:大爷亲手炒饭,给谁吃?

    王亨道:“你们分吃了吧。”

    一安激动的哆嗦道:“真的?”

    王亨没好气道:“炒的!”

    一安眼睛湿润了,哽咽道:“大少爷,你对小的真是太好了!小的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大爷。”

    梁锦云不如一安嘴甜,只嘿嘿笑道:“谢谢大人。”

    王亨咳嗽了一声,道:“这也没什么。你们一直跟着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碗炒饭而已,不必如此。”

    一安心想,这可不仅仅是一碗炒饭。

    他一直跟着王亨,没少得过各种赏银,可是大爷亲手炒的饭,恐怕老爷都没吃过呢,这是多大的脸面!一定是大爷见他机灵,这次救梁县令立了大功,特地犒赏他的。

    他拿了碗来,将饭拨一半出来,和梁锦云一人一半,就站在厨房大口吃起来,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含糊不清道“好吃!真好吃!大少爷炒的饭真好吃!”

    王亨又去灶下烧火了,然后上来继续炒饭:先炒火腿和各配菜,炒香了才将热饭倒进去,混合了一块翻炒。

    一安和梁锦云对视,眼睛都红了大爷是怕他们吃不饱呢,又多炒了一锅。一安比王亨还高一点,梁锦云更不用说,壮汉一个,两人分一碗饭哪够!

    第二锅炒好,盛起来,王亨拿勺子舀了一勺,吃了,依然面无表情。转脸见那两人已经吃完了,吩咐道:“没吃饱吧?把这也分了吃吧。晚上还要值夜呢。”

    这完全在两个忠心属下的意料之中。

    一安道:“大爷,你对小的真是太好了!!”

    他已经说不出别样的奉承话了。

    再说,大爷这样对他,他怎能奉承呢?所有的感激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

    梁锦云过意不去,道:“大爷,别炒了。这一碗分了吃了也差不多了,回头再跟大伙儿一块吃点。”

    王亨不吭声,继续烧火、炒饭。

    一安和梁心铭继续狼吞虎咽。

    第三锅出来,王亨尝了一口,又给那两人分了。

    然后炒第四锅、第五锅……

    直到火腿肉全用完了。

    王亨脸色很不好、很难看。

    他颓丧地想:“本官终日案牍劳形,周旋在名利场中,人都不灵光了,炒个火腿饭都炒不出原来的味道。”

    一安摸着肚子打饱嗝:好饱!

    他笑嘻嘻地对王亨道:“大爷,这炒饭一锅比一锅好吃,最后一锅最香。小的肚子装不下了,嘴巴还想吃呢。”

    梁锦云瞪他道:“想的美!你把大人当成什么人了?”给你炒饭的么?吃了五碗还不知足!

    一安忙道:“小的不是那个意思……”他不就是想变相地感谢大爷两句嘛,又不是真的要大爷一直炒饭给他吃。

    王亨听后,信心恢复了些。

    他想,一定是火腿不好,所以炒饭的味道才不好。等明日葛县令送了上好的火腿来,再炒就是了。今天就当练手好了,这么久没拿铲子,手也生。

    想罢,离开厨房。

    回到房中,命一安伺候他更衣。

    一安就对他说起梁心铭的诊脉结果。

    王亨忽然问他:“是大夫帮梁大人换药包扎的吗?”

    一安道:“不是。”

    王亨问:“那是你伺候大人的?”

    一安道:“也不是小的。”

    王亨正系毛斗篷,闻言停下手,问:“谁伺候大人的?”

    一安道:“应该是赵护卫吧。”

    王亨道:“什么叫应该?”

    剑眉竖起,口气也不满了。

    一安急忙道:“小的也没看见。小的也不在房中。每次给梁县令诊脉,都是隔着屏风……大爷,大爷?”他说着说着,忽然发现王亨眼神有些飘忽、神情异样。

    一安叫了几声,王亨都没反应。

    他怔怔地站着,脸上似笑非笑。

    一安觉得大爷这样很不寻常,不敢再叫他,只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陪着,静等王亨还魂。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亨回魂了,轻声道:“赵护卫思虑周全,应该这样。那……每天都是谁伺候梁大人?”

    一安道:“好像是胖胖。”

    王亨问:“胖胖今年多大了?”

    一安没留意大爷声音很刻板,想了想才道:“不是十四就是十五。可勤快了,跟个丫头似得,什么都会做。大人的衣裳也是他洗,端茶递水也都是他……”

    王亨道:“再像丫头,也不是丫头。”

    一安:“……”

    大爷这话什么意思?

    是嫌弃他们不如丫头伶俐?

    ********

    谢谢朋友们打赏。菇凉们,本章够不够历史性?够的话就投票支持小亨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