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你为何召唤我

《你为何召唤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16.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这些?

    温蒂尼这表现,显然是把白亦当成打算乘夜轻薄她的恶徒了,这让白亦顿时就很不爽了,辛苦跑来救你,还把我当淫贼?当即就下意识的选择了平日对付小弥雅和缇斯嘉尔的手段,捏住温蒂尼左右的脸颊,往两边用力拉扯着。明升娱乐 23US.COM更新最快

    “呜呜...好...好痛...”温蒂尼顿时发出一阵可怜的呻吟,眼角也跟着溢出了几点泪光。

    “清醒过来了吗?”白亦松开手,低声问道。

    谁知道一听见他的声音,温蒂尼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下子又变得激动了,看起来又想大声说些什么,还好白亦眼疾手快,连忙又捂住她的嘴。

    这女人是疯了不成?

    现在温蒂尼大概是真的清醒过来了,用小猫般的委屈眼神看着白亦,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放开手,还用软软薄薄的嘴唇轻轻抿了抿白亦的指肚,等白亦再次松开手后,才用有些惊喜和窃喜的腔调小声问道:“臭流氓?”

    能被温蒂尼大小姐叫做臭流氓的,也就是白亦那个流浪剑客斯温的马甲了。这倒是让白亦有些奇怪,她是怎么认出自己来的?自己行动之前明明切换过声线了啊?

    “你认错人了。”白亦连忙辩解道。

    “不可能的!”温蒂尼很肯定的说道,“虽然说话的声音变得怪怪的,但你的身形气质,给人的感觉,还有说话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变,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这个臭流氓!”说着说着,她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番欣慰的神色,其中竟然还掺杂了一点小小的幸福感。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都被人捆成粽子,眼看就要被玩成肉粽了,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不过她的观察力真有那么细致吗?自己之前用流浪剑客斯温这个马甲和她也就接触了一小会,怎么就能通过那些小细节猜出自己的身份来?难道说女人对轻薄过自己的登徒子总是记忆犹新?白亦有些郁闷的想道,然后又跟着自我安慰的想道,嗯,这个女人一定是药吃太多,现在还是迷糊的。想到这里,白亦连忙又掏出几瓶解毒剂和治疗药水,不容分说的给温蒂尼灌了下去。

    “呜...”温蒂尼因为被捆住的缘故,喝药只能勉力的扬起脖子,显得特别辛苦,被白亦一口气又灌了五瓶药下去后,立即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小声抱怨道:“好苦...你这人怎么这样?被我说破了身份,就用这么多药来堵我的嘴?”

    那要不然我用什么来堵你的嘴?蛮子的大根吗?白亦没好气的在心里吐槽道。

    可谁知道虚空里居然还有人替温蒂尼说话?是因为她现在看起来确实很可人怜吗?

    “啧啧,伪装了半天,结果还是被个迷迷糊糊的小丫头轻易识破了吗?真是伪装界的耻辱,太丢人了,你自己退吧!”

    “建议自杀,服毒自杀。”

    “希望阁下我建议你以后还是别伪装了,直接女装好了。”

    奇怪了,那几个绅士都被禁言到明天了啊,那么在这里冷嘲热讽的又是谁?而且发言还极其隐秘,只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沉默了,没给白亦留下禁言的机会。

    咱们虚空里,什么时候有匿名发言功能了?白亦有些奇怪的想着?不过总的来说,虚空里此时的氛围轻松了不少,因为既然找到了温蒂尼,那么后面的事情也就简单多了,于是他便开口问道:“你现在身体恢复得如何?能自由行动吗?”

    温蒂尼摇了摇头,“没力气,手脚都发软,斗气也用不出来。”说罢,她又努力的抬起头,想要看清白亦藏在斗篷下的脸那般,继续追问道:“臭流氓,你为什么会来救我?”

    白亦不打算回答她那些无聊的问题了,直接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把之前从别人帐篷里顺来的马刀,干净利落的切断了温蒂尼身上的绳索,在她掉到地上之前揽住她虚若无骨的软软娇躯,背靠背的背在身后,再顺手操起两根麻绳把她和自己紧紧捆起来。

    这可是只有小弥雅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温蒂尼破例的体验了一次,而她居然一脸很享受的样子,后背和白亦紧紧贴在身后,感受到背部肌肤传来的奇怪触感,让她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诶?藤甲?”

    “别说话。”白亦没好气的低声喝道,之前在砍断捆绑着温蒂尼的麻绳时,他本以为会触动什么警报,结果仔细听听了周围的动静之后,还是没什么反应?难道是太高估这群蛮子了吗?

    这个判断让白亦稍微大胆了一些,准备放出了一些精神力透过帐篷去探查一番外面的环境,可他的精神力才稍微放出了一点点,立即就听见隔壁的帐篷里响起一声少女的轻喝:“好像有些不对劲!”

    随着蛮族大王的这一声,王帐四周顿时响起一阵“阿拉!阿拉!”的连番叫喊声,几十柄火把被瞬间点亮,伴随着的还有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金属摩擦的声响,向着白亦藏身的帐篷围了过来。

    这军神之剑,居然能感应到精神力?有点意思...确实应该搞回来研究研究,白亦心头暗叹着,对于自己被发现这件事倒没什么好担心的,既然正常的潜入失败了,那就用另一种方式的潜入好了,反正救下了温蒂尼,想怎么乱来都可以,即使没有神灵武士的帮助,白亦也自信可以杀出去的。

    于是他便干脆的一刀劈开帐篷,背着温蒂尼大步走了出去,信手朝着旁边堆放杂物的帐篷扔了一发改良版的抱歉炎爆术,把帐篷炸得冲天而起,火光四射,各种杂物到处飞溅,而他也用空着的那只手从半空中抓下一把还残留着火焰的马刀,随手舞了个漂亮的刀花,把火焰熄灭掉,就这么双持着两把马刀,主动朝着那些冲上来的杂兵们杀了过去。

    他一个灵活的闪身切进了人群之中,旋身挥舞起手中双刀,精准的划过那些蛮族卫兵的喉咙,这些卫兵那脆弱的轻甲根本无法抵御他的刀势,鲜血顿时从创口处汹涌而出,围绕着白亦身边构成了一道血红色的喷泉,妖艳而血腥。

    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白亦的身边就围上了十几具尸体,他并没有采用什么精妙的武技,就是靠着从先祖那里骗来的力量就能轻松解决这群卫兵,很多人甚至都没看清楚人就糊里糊涂的丢了性命,双方速度和力量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就连被白亦背在身后的温蒂尼也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一番天旋地转之后,周围的人就倒下了一片,她自问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也做不到如此的干净利落。这个臭流氓,一段时间不见,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还是说,他依旧是之前那个他,只是和自己交手的时候根本没认真?温蒂尼暗自想到,然后心头突然又蹦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少女式想法:这个臭流氓会拿出真正的实力来救我,看来还挺在乎我的嘛?

    温蒂尼完全没有想到,如果白亦真的在乎她,为什么会背着她去砍人?万一被人伤到怎么办?不过已经进入某种蠢萌状态的她,自然不会去在意这些细节了,反正被他背着这样拼杀,感觉还蛮好的?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人这种背靠背的姿势,她看不见前方的情况和白亦的动作,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场面有多少敌人,只能自己脑补了。

    为什么要穿藤甲呢?硬硬的一点都不舒服...要是换成一套白色的骑士盔甲该多好?温蒂尼感受着背后有些别扭的触感,傻傻的想着,又不知怎么的,她本来很苍白的脸色,居然又恢复了几分红润?

    她毕竟是还没嫁人的少女,哪怕肩负着家族的重任,但心头多少还是有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尤其是现在这样身心饱受折磨,在完全绝望时被人所拯救,这就让她那一点小心思难以抑制的生根发芽...

    白亦自然不知道温蒂尼在这种时候还有空胡思乱想,他已经靠着这几手凌厉的攻势震慑住了这群蛮子,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围攻的脚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一点一点的往后偷偷退去。

    “这人很强,他的刀太快了,快叫骑兵过来保护好大王!再把那些强大的勇士叫来!”一个脑子还算清醒的卫兵,看起来像是队长之类的角色对着众人喊道,白亦表现得太过强大了,他下意识的认为他是来刺杀他们大王的。

    白亦顿时有些想笑,他也不打算和这些杂鱼过多纠缠,随手又砸出几发炎爆丢进帐篷堆里,制造出一大片的惨叫,还有更大的火势和混乱,自己则背着温蒂尼转身就跑。

    “跑了?”蛮子队长愣了一下,这时才看清白亦身后居然背着之前虏来的漂亮女人?先前因为白亦的动作太快,他都没能看清。

    “那个女人跑了,快追!”总算反应过来的蛮子队长顿时大喊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