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伪装之王

《伪装之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0428章 锄奸行动

    冯晨同万墨林会面的第二天,陈默便带着10名精明强干的手下,前往爱多亚路上的中汇银行大厦报到。明升娱乐 X23US.COM更新最快

    戴笠给冯晨的情报小组下达的暗杀名单中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拼凑出来的汉奸组织“上海市民协会”的成员。

    制裁这些人,可以警告那些还想为日本人做事的汉奸们。

    冯晨选取的第一个制裁人是实业家鲁伯宏,这个鲁伯宏是上海本地人,不仅是实业家而且还是个有名的慈善家。

    上海沦陷后,日本人的烧杀抢掠,造成了严重的难民问题,按照日内瓦公约的规定,日本占领军有全部的义务,解决留在被占领区的难民问题。

    可是,鲁伯宏为解决日本占领军侵略上海而造成的难民问题,利用中国人的捐款来替消弥日本人的罪过。

    鲁伯宏主动和日军接触,同意就任伪上海市民协会会长,代替日本人来维持上海南市一带的地方秩序,成了实际上的日本侵略军在上海南市的傀儡。

    冯晨安排,暗杀鲁伯宏,由方晓曼带着陈默的行动组去执行。

    当天,在法租界吕班路鲁伯宏的家门口,多了几个不起眼的摊位,有卖水果的摊贩,有补鞋子的匠人。

    方晓曼则扮做一位富家小姐,在鲁伯宏家对面的一家旗袍店中,假装挑选旗袍,密切监视着鲁伯宏家,全面指挥着刺杀行动。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辆小轿车缓缓驶进了吕班路,在鲁伯宏的家门口停下,车子停下后从车上先跳下来两名保镖,接着,鲁伯宏探头也下了车。

    见鲁伯宏下车了,事不宜迟,方晓曼丢下手中的旗袍,从随身的坤包中掏出手枪,冲出了旗袍店,来到化装成水果商贩的陈默等人跟前。

    “动手!”

    随着方晓曼一声令下,化装成商贩的行动组人员,电光火石之间,几支手枪朝着鲁伯宏齐射过去。

    不到一分钟时间,战斗结束,鲁伯宏和他的保镖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瞬间倒在血泊中见了阎王。

    与此同时,停在吕班路上一辆车子,快速开了过来,方晓曼挥了挥手,陈默等人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子一声轰鸣,很快小时的无影无踪。

    同一时间,在上海特区法院门口,汉奸法院院长宋振涛,被两名不明身份的日本浪人砍死在法院门口。

    宋振涛是著名的“强盗律师”,他当律师十多年来,专门为强盗们作无罪辩护的,为此捞得许多钱财,但这不是他致死的原因。

    宋振涛的死,是他当了日军控制下的伪上海特区法院的汉奸院长。

    刺杀宋振涛的任务,是有许剑和武平执行的,张铁胆等人在外围接应。

    为了迷糊宋振涛,许剑和武平两人化装成日本浪人,守候在上海特区法院门口,寻找着机会。

    临近中午时,宋振涛从法院里走了出来,许剑给武平使了个眼色,两人迎着宋振涛走过去,假装问路的样子。

    来到宋振涛的身边,许剑和武平两人,一左一右把宋振涛架住,宋振涛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两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插进了他的胸膛。

    许剑和武平的动作简单利索,做完这些时,张铁胆亲自开着车子缓缓来到许剑二人的身边,许剑抬起脚一脚把已经死了的宋振涛踹出去几米远,快速坐进车内离开了。

    一天时间内,上海市民协会的两名汉奸被杀,让其他几名汉奸胆战心惊。

    第二天,上海租界内各大报纸,竞相刊登鲁伯宏和宋振涛被杀的新闻。

    但冯晨并不满足于整除这两个人,为彻底摧毁伪“上海市民协会”机构,冯晨并没有放过对市民协会其他成员的狙击。

    第三天,许剑的行动小组,凭着两把手枪,按照片和汽车牌照号码,伏击伪市民协会委员,东亚黄道会会长常玉清,开枪打死了常玉清的保镖,打伤了常玉清。

    同一天的晚上,方晓曼带领着陈默的行动小组,潜入伪上海市民协会另外一名委员陶晓杰的家中,乱枪击毙了陶晓杰。

    鲁伯宏死后,在日本人的劝说下,粮商顾磬一,预备接任市民协会会长的职位,可是他还没有正式上任,就被陈默的行动小组在天主教路永大粮行门口击毙。

    一连串的锄奸行动,及大地震慑了那些汉奸们和准备当汉奸的人!

    由于惊吓,市民协会委员荣宗敬和姚慕莲,分别去了香港和大连,其他人则立即登报声明,与上海伪市民协会脱离关系。

    日本人牵头成立的上海伪市民协会实际解体。

    东亚黄道会的常玉清受伤后,藏在黄道会的老巢新亚饭店不敢出来,猖狂的黄道会的活动收敛了不少。

    ……

    一个星期后,李士群被吴绍澍释放,回到了上海。

    有道是“吃一堑,长一智”,李士群夫妇本应该把这次被绑架的事引为教训,从此改过自新,但他不但没有悬崖勒马,反而变本加厉地甘心充当起日本人的鹰犬来。

    “士群,我在想,光有保险房子还是不安全,我们要多拉几条线,脚踏两只船,有可能的话三只船四只船都行。”叶吉卿给李士群出着主意。

    “夫人,你还没明白过来吗?我这次吃亏,还在于没有武装,咱赤手空拳,这个样子怎么能对付真枪实弹?”李士群说道。

    “也怪你疏忽大意,汽车就停放在门口,那门口又无警卫,岂不让人有可乘之机?”叶吉卿埋怨着李士群的大意。

    李士群夫妇没有认真总结教训,而是在一起密谋着对策。

    “夫人,你说说,我被绑架的这些天,上海市民协会的那几个落水的人,是被谁杀害的?也是吴绍澍的人?”李士群皱着眉头,声音发颤地问道。

    “吴绍澍?他只能绑架你,我可是听说了,那些人全是冯晨手下人干的。”叶吉卿瞅了瞅李士群,这意思是,你同冯晨定了私下协议,还是很英明的。

    听叶吉卿这样说,李士群长出了口气。

    李士群这次得救,冯晨出了力,再加上对冯晨近段时间凌厉锄奸的活动所震慑,叶吉卿没敢食言,劝说着李士群,赶快把日本人交给他的那份有关杜月笙的材料,给冯晨送去,算是投挑报李。

    冯晨在叶吉卿的陪同下,秘密来到大西路67号。

    叶吉卿按响门铃,李士群新雇佣的保镖张勇把门打开了,看到张勇的一瞬间,冯晨楞了楞,但马上恢复了平静。

    这个张勇不是别人,他曾经是华英豪的部下。

    他怎么给李士群当了保镖?

    “冯老弟,这次多亏了你,我家吉卿说,你就是我们夫妻的贵人,每次遇到你,我们都能逢凶化吉。”李士群感激地说道。

    “呵呵,士群兄,还是那句话,你我兄弟之间不要过多客气。”冯晨笑了笑说。

    “冯老弟,你的情意我李士群永远不会忘记。”李士群一脸真诚地说道。

    “唉,要是士群兄不跟日本人干事该多好啊!”冯晨感叹了一句。

    “冯老弟,我家士群他也有一番难言之隐呀,不过,自家兄弟我们不需要在你面前隐瞒什么的。”叶吉卿接上了话头,打出了感情牌,她这是想进一步同冯晨拉深关系。

    “吉卿说得对,老弟你也是知道的,过去徐恩曾对我太薄情,言不听、计不从,使我一直屈居下位,我要报复,我要出心头的这口闷气!”

    李士群咬了咬牙齿。

    “再就是,因为我太穷,想从日本人手里骗个几十万元,到了手我就滑脚,所以我并不想大干,只是应承日本人做点情报,并不做行动。”

    李士群有点言不由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