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重生原始时代

《重生原始时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八章 大野泽

    “嗯...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冬日的早晨有点清凉,但公良却毫无所觉,光着胳膊伸出被窝,四肢挺直伸展了下手脚,就掀开被子走下床穿衣。

    睡在粑粑身边的米谷见了,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其实她早就醒了,只是看到粑粑没起来,也不想起床。

    床边上的圆滚滚抬头看了公良一眼,又趴下去睡着。

    小香香睁开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左右看了一下,就继续埋在圆滚滚毛绒绒的熊猫毛中,眯起眼来。

    窗外等候他们起床的婢女听到里面动静,敲了敲门,问道:“公子可是起来了。”

    “嗯,”

    公良穿好衣服打开门。外面婢女就井然有序的端着洗漱用具从外面走进来,有的帮公良和米谷洗手脸,有的整理床铺。米谷还没被人这么伺候过,洗脸时候“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公良体会了一把大户人家的生活,心中暗骂万恶的地主老财。

    不过这种生活他喜欢,心里甚至还想着,什么时候也买一些下人在身边伺候,过一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阶层生活。

    只不过这种事,他也就只敢想想,不可能付诸行动。因为他的秘密太多,一不小心泄露出去,就是杀身大祸。

    “公子,您是要在屋里用餐,还是到厅堂去?”

    等一干婢女帮公良和米谷整理好衣物,一名显然是领头的女婢问道。

    “在这边吃吧!”

    “公子且稍待,奴等就去取来。”女婢带人退了下去,留一人在公良身边伺候。

    大户人家一般都在专门吃饭的厅堂用餐,公良作为外来人并不想过去凑热闹。说起来,他和公琰也不过只是在云中秘藏取宝的交情,但在这时代人的纯补思维里,就是过命之交,是一段值得称颂,可歌可泣的情谊。

    古人崇义、尚德、守仁,所以才有了季子挂剑、郭伋守信、坐怀不乱等等在很多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用过早饭,毋梁就让人过来请他到家中做客,公琰也跟了过去。

    公良来到毋梁家中,发现忻越峰早已等在那里。

    几人相聚,免不了喝酒吃肉。

    杯来箸往一阵,公琰旧事重提,再问道:“你们真的不去大野泽看那妖兽渡劫?我可是听说了,此次并非只是妖兽渡劫那么简单,可能另有机缘。现在大野泽附近的宗门和世家子弟都急急忙忙的往大野泽赶去,就是为了抢夺那份机缘。”

    “我等的机缘还不够吗?”毋梁微微皱眉,有点怪公琰贪心不足。

    单单云中秘藏得到的诸多宝药,就足够他们消化一段时间,怎么还想去夺取机缘?要是出现意外,岂不是得不偿失。

    “公琰,我看还是别去了,等这阵风波过后再说。”

    忻越峰在旁劝了下,又说道:“不过你要是想去的话,倒可以和公良同行,他不是路过大野泽吗?刚好有个人照应。”

    公琰摇摇头道:“你们都不去,我去作甚,他又不回望平,到时候一个人走岂不是无趣之极。”

    “你们在说什么?”公良听得一头雾水。

    忻越峰就把大野泽有妖兽渡劫的事情说给他听。

    公良没想到还有这事,既然路过大野泽,到时候不妨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捞到点东西。

    怎么说,他们几人也是一起寻过宝的生死之交,所以毋梁、忻越峰和公琰都对公良十分客气。几家轮流招待,每日都请公良到家中赴宴,喝酒吃肉。这几日,公良吃肉都快吃吐了,又实在是拗不过几人热情。不得已,几日后连忙向他们辞行。要不然再这样下去,他感觉拉出来的东西都要是大块大块的肉了。

    这也不能怪毋梁等人,谁让在他们的有限认知里,就知道荒人喜欢吃肉。

    既然这样,为了款待贵客,还不得大堆肉奉上。

    离开望平,为了避免错过妖兽渡劫时间,公良没有骑乘黑猛犸多吉在路上晃悠,而是直接坐着小鸡,往大野泽飞去。

    大野泽,乃是多条水脉汇聚之地,湖面宽广无比。只是历来水患多发,又有凶猛水兽作乱,周地罕无人烟。

    几日后,公良就坐着小鸡来到大野泽,远远望去,大野泽湖面湛蓝,在清风中,荡漾起一片起伏波澜,这些波澜在阳光照耀下,闪烁出一道道灿烂金光。

    此时,大野泽中间地带上空,乌云密布,霹雳雷电闪现,看来离妖兽渡劫已然不晚。

    公良不敢太靠近雷电出没的地方,于是就在大野泽边找了块平坦的地方,让小鸡落下去。

    到了下面,再看大野泽,他才知道大野泽之大,宛如大海一般,漫无边际。这哪里是什么泽湖,分明是一片大海!

    公良站在大野泽边,往左右看去,发现大野泽边很多地方都站了人。离他不远,更是有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摆着桌案的锦绣地毯上,在几名美貌侍女殷勤伺候下,喝酒吃菜,看起来好不逍遥。

    中年男子察觉到公良望过去的目光,举杯示意。

    公良点头回应了一下,转而往旁边看去。

    中年男子向侍女耳语几句,就有侍女抓起旁边食盒,向公良款款走来。

    “公子,我家主人见公子孤身一人,特奉上酒菜,以解寂寞。”

    侍女说完,就从腰间储物袋取出一张织就繁花的美丽地毯铺在地上,又取出桌案,摆上各色酒菜、餐具。所用之物,精美之至。

    公良没想到萍水相逢,就有人送来东西,心中古怪不已。

    不过,他也没想白要人家东西,从空间中摘下一些灵果,又取了点从和神国得来的乳泉酒,递给侍女。

    “这是我从大荒带来的一些灵果,还有路过和神国得到的一点乳泉酒,劳烦你带回去给你家主上品尝,并代我致上谢意。”

    “喏。”

    侍女恭敬的退了下去。

    向路人奉上酒菜,或许是中年人随兴而为,是一种潇洒不羁的表现,可能从未想过回报。但这对公良来说却是人情。他不想将这一点点人情记在心里,所以就以灵果、乳泉酒回谢,将这点些微人情抵消,以免心有挂碍。

    中年男子没想到公良会回送东西,随即洒脱的笑了笑,拿起一枚灵果向公良示意一下,就继续在眉毛侍女的伺候下,品尝起美味佳肴。

    公良点头回应后,就坐在地毯上,一边喝酒一边观察大野泽动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