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重生科技狂人

《重生科技狂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037章 唐首富出庭作证萌萌哒

    ……

    不得不说,首富先生在自己博客上的一句吐槽,让太阳微系统的编程语言java这个名字,陷入一片唾弃当中的现象,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公众人物明星效应和互联网结合到一起后的自媒体,有多么强大的影响力

    火冒三丈的太阳微系统,当然不会认为唐焕只是随嘴一说的无心之失,一口咬定了这是带着险恶用意的直接诽谤

    至于依据嘛,自然是从前面吃的暗亏,顺理成章地推导出来的

    要知道,在联合起来反抗哲儒软件公司的“noise”同盟,最声势浩大的时候,太阳微系统同意将java的授权卖给哲儒软件公司,以期迅速扩大这种新型互联网语言的使用范围

    结果,首先网景公司打翻了“醋坛子”,取消使用java开发全新浏览器的计划;而不以为意的太阳微系统,则直接让自家随着java推出、做为这种编程语言演示的浏览器程序hotjava完善起来,不再依靠网景了

    这种因为利益变化,说翻脸就翻脸的现象,反映出了所谓的“noise”同盟,有多么貌合神离地松散,进而当orale自己的根基,也就是数据库产品出了大问题,无暇顾及n后,便基本溃散掉了

    而此等结局的最好注解,莫过于网景被orale像收破烂一样地收购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太阳微系统才不会为网景公司的昙花一现伤春悲秋,商场上的游戏规则本来就是如此嘛

    不过,当今年哲儒春季开发者大会上,哲儒软件公司拿出自己版本的java虚拟机和对应编程工具后,太阳微系统猛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

    首先,哲儒软件公司版本的java,不管是增强也好,还是改善也罢,变化有点大,而且实现上优秀得把太阳微系统这个原创者比下去了

    其次,哲儒软件公司在编程开发方面,为了适应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推出了企业平台、标准平台、移动平台这三大开发环境,而其自家的新一代互联网编程语言#,理所当然地成了主角

    与此同时,被“优化”了的java,实际上融入了哲儒软件公司的体系,并且成为了#的“小弟”

    琢磨过味来的太阳微系统,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孩子“改姓”,于是便恼羞成怒地,以违反当初的授权协议为由,把哲儒软件公司,告上了硅谷圣何塞市的地方法院,在当下可谓是和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一小一大地相映成趣

    就在这种争执扯也扯不清的时候,相当于原本时空数年后互联网“大”的首富先生,突然变相地数落java这个名字太烂,并引发改名请愿的逼宫,无异于火上浇油

    焦头烂额的太阳微系统,干脆把这一事件当成了发现“新罪证”的契机,捎带着把唐焕也告到了圣何塞的法院

    本来,回到美国的首富先生,只是和自己的私人律师,以及公司的法务顾问,开会聊一下,怎么打发掉这个口水官司

    结果,负责应对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的哲儒软件公司律师团首席律师戴维博伊斯,主动要求参加进来

    在会上,戴维博伊斯极其认真地建议道:“唐,这个争议事件,虽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实际的影响,但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一言一行都属于焦点所在,尤其在当下这个形势微妙的关键阶段”

    “所以,你在公开场合说话,包括在互联网上发表博客的时候,必须谨慎,甚至有必要征询包括公关顾问在内的专业人士的意见”

    唐焕倒是没有像大多数的其他位高权重者那样,对戴维博伊斯所规划的约束,心生自~由被妨碍的不满

    他心领神会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指,我的言辞不当,可能会被有心者收集为呈堂证供,拿到法庭上支持定罪”

    “唐是我这些年律师职业生涯里,沟通最愉快的委托人!”戴维博伊斯欣然地点了点头,“哲儒软件公司和太阳微系统在圣何塞地方法院的争执,相比于哲儒软件公司和美国司法部,以及20个联邦州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博弈,不值一提”

    “过不了几天,包括你在内的哲儒软件公司高层人员,就要应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要求,出庭作证了”

    “到时候,你所说的每一个单词,都可能会被司法部的律师,解析出展开攻击的把柄”

    “原来,戴维专程赶来,是要指点我,到时候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应该如何说话”首富先生虚心地请教道:“那么,我应该采用什么原则呢”

    “说起来也简单”戴维博伊斯眼里闪起狡黠的光芒,“当回答对方律师提问的时候,尽量还以‘不清楚’、‘忘记了’之类的含糊内容;即使他们逼着你从‘是’或‘否’当中二选一时,也不要遵循对方的游戏规则”

    唐焕听得哑然失笑,“我这么装糊涂的话,司法部的检察官和负责审理案件的法官,能答应么”

    “这是你的权力!”戴维博伊斯把握十足地解释道:“无论如何,你这么做,总比不知不觉间,掉入对方不知道精心设计了多长时间的语言陷阱,强上无数倍!”

    “好吧”首富先生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到时候,我在庭上会尽量含糊以对,免得落人口实至于辩论,就留给你们这样的专业人士,去应对吧”

    ……

    当唐焕亲自应对太阳微系统的口水仗后,其也就不算什么事了

    毕竟,在美国这里,总不至于连自~由说话的权力都没有吧,首富先生自己被人夹枪带棒地说三道四,就不计其数了

    最讽刺的地方在于,随着被当成娱乐新闻,炒作得越来越厉害,java的声名着实被牵累了

    根据雅虎在网站首页上做的一个“java是否应该改名”的热点调查,将近四成的访问者投了“早改早好”,超过三分之一的访问者投了“多此一举”,剩下的就是“关我卵~事”了

    如果说,前两者之间的投票差距很接近,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那么接下来“应该改什么名字”的投票,就耐人寻味了

    早就有好事者为java想好了数个新名字的选项,雅虎从中选了四个人气最高的,即#语言、语言、语言、+语言,罗列出来,供访问者选择

    事实证明,恶趣味也会成群体地发作,#得票高高居上,java给人东施效颦的印象越来越深了

    太阳微系统放下自尊后,仔细研究了一番这些“民意”,突然发觉:好像、似乎,#这个名字还真不错啊,不但能蹭哲儒软件公司#的知名度,还能狠狠地恶心对方一把

    于是乎,太阳微系统悄悄地启动了申请注册程序,结果和抱着相同目的的哲儒软件公司,迎头撞到了一起,顿时再次爆发口水仗,乐子越来越大了

    在七月十日的出庭作证过程中,司法部负责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的检察官,乔尔克莱因便首先从“java改名”这个热点开始

    ……

    “唐,你现在的财富,达到了多少”

    不等首富先生开口回答,哲儒软件公司律师团首席律师戴维博伊斯便针锋相对地抗议道:“反对这种和案情无关,并且涉及个人**的提问!”

    乔尔克莱因连忙向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澄清道:“我保证我的提问,很有必要!”

    早就暗自在心里带着倾向性的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面无表情地提醒了一句,“注意,不要浪费法庭的宝贵时间”

    乔尔克莱因微微欠身后,回过头来,目光灼灼地逼视着唐焕

    堂堂的首富先生,待人接物已经不足以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来形容了,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检察官压制气场

    唐焕当即无所谓地回答道:“我现在对公益事业的兴趣更大,已经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关注此类数字了不过,你应该可以从今年三月发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找到所谓的答案”

    说到这里,首富先生耸了耸肩,“如果你找不到这份杂志的话,那我可以让我的秘书提供协助她在整理资料方面,一向尽心尽责”

    密密麻麻的旁听席上,传出了压抑不住的隐隐低笑声

    被暗讽为“年轻肤浅”的乔尔克莱因,老脸一红,没有接唐焕的话茬,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往下说道:“唐在富豪榜上的身家,超过了两千五百亿美元;而一九九七年,也就是去年,全球排名第一的美国为八万六千多亿美元,唐相当于百分之三;更进一步来讲,唐最近深恶痛绝的爪哇,同期排名为二十一,约为两千六百亿美元,唐与之持平”

    “唐的个人成就无比耀眼、举世瞩目,进而使得他拥有明星那样的号召力,领袖一般的影响力”

    “不久前,唐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据说只是随便抱怨了一句,便让太阳微系统公司全力打造的互联网语言java,陷入抵制和改名风波当中,由此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哲儒软件公司之于整个软件行业,也是如此这般说一不二地垄断”

    “反对这种混淆概念的不恰当比喻,以及采用众多个人色彩明显、具有倾向性、煽动性的形容词”戴维博伊斯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对方律师这是在以自己的喜恶,妄加判定证人”

    乔尔克莱因理直气壮地解释道:“唐的影响力,和哲儒软件公司的统治力,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如果人们对哲儒软件公司的垄断,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印象,那么通过刚才的数据列举,以及横向类比,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戴维博伊斯不理吐沫星子横飞的乔尔克莱因,面向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说道:“对方律师在别有用心地引用数据,混淆概念地误导证人的公众形象,以影响人们对美利坚合众国诉哲儒软件公司垄断案的倾向性如果他继续这么做的话,我将考虑起诉他诽谤”

    托马斯潘菲尔德杰克逊看着乔尔克莱因,淡淡地说道:“请你抓紧时间向证人提问”

    “是”乔尔克莱因答应一声,不再纠缠刚才的比喻,拿起一身文件,朗声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哲儒软件公司关于浏览器推广的‘百花绽放’计划,其中内容包括给第三方合作者提供polestar的内核与应用程序接口,只需搭配一个界面不一样的‘皮肤’,便能够迅速产生一个基于哲儒软件公司技术架构的浏览器,进而对竞争对手网景公司形成围追堵截之势”

    “请问证人,对于这个‘百花绽放’计划,是否知情”

    首富先生脸色平静地回答道:“你所说的事情,我不清楚”

    乔尔克莱因咄咄逼人道:“证人,你只需要明确回答,‘是’或者‘否’!”

    “我不清楚,怎么回答‘是’或者‘否’”唐焕苦口婆心地“教育”道:“这就像我们使用计算机财务电算化系统,会计凭证审核这一项,并非只有‘是’或者‘否’,盖因有的公司不会设置这个业务环节,而数据库里对应的字段,内容除了是‘1’或者‘0’之外,还可能是‘null’”

    被首富先生冷不丁地一阵“科普”,搞得有点晕头转向的乔尔克莱因,额头青筋暴露地逼问道:“你在polestar的开发人员名单上占据着‘软件架构师’的位置,会不清楚这个‘百花绽放’计划”

    唐焕似乎被吓了一跳,有些“畏缩”地回答道:“太过具体的事情,我当然不清楚了!”

    乔尔克莱因提高声调道:“我不是说‘具体执行’的问题,而是指这个从polestar一开发,便奠定了底层架构足够支持的‘百花绽放’计划!”

    “反对!”戴维博伊斯正义凛然地站起身来,“对方律师之前误导证人后,现在又威胁证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