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韩娱之影帝

《韩娱之影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03章今日浪打我翻身

    12月24日,平安夜,清潭洞的那家中餐馆内,金钟铭早早来到了自己的包间里。明升娱乐 23US.COM更新最快

    没错,自从和少时在这里吃了一顿感觉不错后,金钟铭就把这个最里面的大包间给包了下来,成为了自己的专属的包间,也方便自己必要的时候跟人谈事情,而这一次还是他第一次使用。

    客人们很给面子,约定好的是晚上八点半,但实际上刚刚八点左右,各位客人就纷纷到场了……李秀满(s.m)、朴振英、杨贤硕、洪胜成、崔振浩(acueb)、韩成洙、韩胜浩、金光洙(ccm)、金泰颂(ts)、朴永浩(loen),还有dreamtea的李钟石。

    总之,叫的人一个都没少。

    而很显然,这里面最受关注的,也是最拘束不安的就是dreamtea的李钟石社长了,毕竟他跟这些人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甚至其余的人几乎全都不认识他。而一开始,在稍微交换了几个眼神后,很多人都还以为金钟铭这次就是为了帮这位李社长进入这个圈子做下介绍呢。

    但是,人到齐以后,菜是一盘盘的上,酒是一瓶瓶的开,请客的金钟铭也是笑眯眯的点评酒菜,却始终不愿意表明自己的真实意图。

    于是,在互相打了个眼色后,众所周知,有着教会背景的韩胜浩率先找借口试探了一下。

    “钟铭,今天是平安夜……我在汝矣岛教会那边有个活动。”韩胜浩一脸为难的说道。“你看……”

    “我看什么?”金钟铭似笑非笑的反问道。“这酒刚开始喝,后面好多名菜还没上呢,韩社长有什么可急的?我跟你说,这家中餐馆刚来了一批野生甲鱼,我专门为大家要了西洋参甲鱼汤,很补的。”

    包间里的所有人几乎都笑着附和了一下,但其中不少人却也免不了心里微微一沉,他们算是从金钟铭不软不硬的态度中明白过来了,今天这桌豪华中餐好像不是那么好吃的。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都是老江湖,就算是各怀鬼胎却也不会流露于表面。所以,一直到酒过三盏后,才突然有人开始了第二轮试探。

    “一直想问一下的。”坐在李钟石边上的杨贤硕很礼貌的侧身朝对方打了个招呼。“这位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不敢当。”李钟石赶紧稍微半起身做了下自我介绍。“鄙姓李,李钟石,是dreamtea娱乐经纪公司的社长,小公司,只有girl'sday一个女团在活动着,杨社长未必听说过……”

    这是大实话,dreamtea确实是这里众人根本没听过的小公司……但这也没办法,大家实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这里面大部分公司都是上市级别的那种,而dreamtea却还在靠着金钟铭个人的无息借款过日子呢。

    至于狗日子,说实话,可能有人突然有了点印象,好像朦朦胧胧记得这个女团跟金钟铭发生过什么互动,但马上又在酒精的作用下迷糊了起来。当然,这也不怪他们,你得明白,狗日子出道一年到底扑成什么样。敏雅作为主推的那个,曾经被李钟石费尽全力送进了kbs《明星金钟》的后续节目《挑战金钟》成为了常驻嘉宾,可是三个月做下来累计镜头竟然没超过十分钟……这也是够了!

    不过,对于一些聪明人而言,哪怕是不知道dreamtea和狗日子是什么也无关紧要了,因为他们很快就从女团这个关键词中捕捉到了一些信息环顾四周,好像韩国主流女团的社长或者老板都已经全乎了,就连loen那边也有一个现象级的,可以硬抗女团的iu存在。

    看来,今晚上的主题似乎要从这个话题开始。

    “韩胜浩社长今年有女团计划吗?”李秀满在心里一一估算完毕后,突然开口朝最后一个他不太确定的人问道。

    “哎。”低头想着什么的fnc社长韩胜浩立即点了下头。“不瞒诸位,12年有个女团计划,准备两年了,乐队和舞团双组织的那种,到时候……还请诸位高抬贵手。”

    “具体什么时间?”李秀满认真的追问道。“韩国像样女团的社长都在这个桌子上,你既然开口了,大家和气生财多好?我们s.m公司可是向来讲规矩的,少女时代再火也不会霸着市场半年不放的。”

    一瞬间,金光洙和韩胜浩就都有点尴尬,他们自然听得懂李秀满这认真语调中的嘲讽之意。无他,大家都是明白人,今年真正霸着市场不松手的女团不是别人,恰好是ccm旗下的tara,整个下半年她们好像就一直都在活动着。而韩胜浩的fnc作为同属于cj的子公司,这时候有女团出道竟然喊着让别人高抬贵手,也实在是让作为受害者的其他人心里冷笑不止。

    那边唇枪舌剑,冷嘲热讽,这边诸如杨贤硕等人却也在盯着金钟铭认真观察。可是……这位新出炉的60亿wWW.SHUBAO2.cc元先生却始终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偶尔跟洪胜成、崔振浩、李钟石这几个没有压力的人说说笑笑,似乎完全不在意那边李秀满怼的cj系两位社长下不了台。

    不过,金光洙和韩胜浩下不了台也只是暂时的,在大家都明白了今天的主题是女团后,所有人就都把话题凝练在了这个主题上。什么m又黑了谁的一位,什么哪两家女团又撞了车,什么是不是可以跨女团再搞个合作项目……一时间,虽然还是提心吊胆,但总归是有事可说了。

    而终于,当时钟指向了十点,隐约可以听到外面响起烟花时,金钟铭期待已久的西洋参甲鱼汤也上场了。每人都有一杯浓浓的汤,而一个热气腾腾完整的炖甲鱼也被送到了餐桌中间。

    “喝汤之前,说个事情。”金钟铭拿勺子扬了一下汤里的热气。

    来了!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齐齐的叫了一声,众人的精神也立即为之一振。

    “李钟石社长的dreamtea公司是个小公司,他公司的girl'sday虽然很优秀,但是碍于公司实力,出道一年了却还连个一位都没有……就是上个月初吧,好不容易请了二段横踢出了个不错的歌,还迎面遇上了少女时代,连个浪花都没掀起来。”

    几乎除了李钟石本人以外的所有人都在心中冷笑不止,金钟铭这厮说的好像狗日子这个女团多么无辜一样,少女时代又跟罪人似的。可实际上,真正混出头的女团哪个没正面碾死过几个扑街团?韩国市场就这么大,就算是所谓女团盛世,如今市场上也无外乎是07三大和09七团,外加一个刚冒头的apink罢了……不挤死你,我们吃什么去?

    “我也知道这么说有些强人所难。”金钟铭好像根本不懂事一样,继续理所当然的说了下去。“但是由于某些缘分吧,李社长找到了我,希望我帮帮忙。而今年元旦,girl'sday这个女团准备再试一次,成不成,一锤子买卖。所以,我的意思是……能否请大家给个面子,高抬贵手,都调整一下,元旦档期就不要让自家女团再打歌了?”

    包间里诡异的沉默了下来,有些人确实是有元旦的计划,金钟铭虽然有面子,但是真金白银面前没人甘心;另外一些人虽然本来没有计划,但是却对这件事分外好奇,他们很想知道这个组合跟金钟铭的关系,莫非这里面有哪家财阀的小公主,或者之类的缘由?如果那样的话,卖人情大家一起卖嘛;还有几个人,未必真的在意一个元旦档期,但是他们却本能的想抗拒金钟铭这近乎于命令ban的要求,因为他们害怕今天有一明天就有二,到时候真的有个皇帝骑在自己头上天天发号施令,谁甘心?

    金钟铭环顾了一圈,然后毫不掩饰的瞥了一眼李钟石。

    李钟石立即会意的站起身来,并走到桌子一旁的空地上,朝着众人恭恭敬敬的来了个半鞠躬:“小弟实在是汗颜,但还是要拜托诸位业内前辈了。”

    言罢,这位社长足足低了五秒钟的头才回到了座位上。而这下子,不表态是不行了。

    第一个开口的是pledis的韩成洙。他……本来是不想当这个出头鸟的,毕竟月中爆出来的那个60亿wWW.SHUBAO2.cc元的数字,实在是让这位家不大业也不大的他心里发怵。可是,作为曾经s.m公司的一员,这位社长却实在是禁不住李秀满这位曾经上司的暗示,所以终于是咬咬牙发声了。

    “不是我不想帮忙。”可能是包间内的暖气有点热的过分,韩成洙脑门上甚至出汗了。“实在是我们pledis也不是什么大公司,就指望着afterschool赚点钱,而且这次元旦档期的回归本来就是因为少女时代和tara的活跃一推再推给挪过来的……”

    “那就再挪一次好了。”金钟铭放下汤勺直接打断了对方。“损失了多少钱,韩社长估个数字给我,我双倍给你。可如果你非要让afterschool元旦出来的话,咱们俩……以后可就没交情可言了!”

    韩成洙麻溜的闭上了嘴,他能第一个说话,已经算是报答了李秀满知遇之恩了,再往下该谁上谁上!反正他韩成洙个子矮,天塌下来轮不到他顶。

    实际上,金钟铭这番话说出来以后,包间里所有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了四个高个子人身上,有着最大在野党做后盾的s.m公司会长李秀满;有着cj做后盾的金光洙和韩胜浩;有着sk做后盾的loen公司社长朴永浩。

    毕竟,当金钟铭态度彻底强硬下来以后,除了这四个人外,其余的人是真的无能为力。

    “我……”朴永浩面色为难,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iu确实是准备元旦回归一次的,但如果金钟铭先生能帮着协调一下,我就让她改去日本活动,让她元旦期间日本出道好了,您看……这样如何?”

    “没问题。”金钟铭回答的很干脆。

    众人大失所望。

    “刚才一直忘了说。”韩胜浩也一幅认真脸的样子跟着开口了。“我们fnc的那个女团本来就是准备等年中再出道的,跟元旦……完全不搭边。”

    “那就更好了。”金钟铭连连点头。

    “到时候会跟我们fx撞上的。”李秀满‘善意’的朝韩胜浩微笑道。

    这下子,很多人都看向了李秀满,希望他能站出来正面怼一次金钟铭,但是这位韩国歌谣界之前十年的男一号却让大家失望了,嘲讽完韩胜浩以后他就闭上了嘴,似乎根本不在意什么元旦。

    其实想想也是,少女时代刚刚回归完毕,正在玩团综;fx他也刚刚说了,估计又是年中回来……而这么一想的话,刚才李秀满那话好像是在侧面的服软?

    于是,剩余的目光登时集中到了金光洙身上,他们倒想看看有着李在贤撑腰的这位金社长到底会不会让tara消停一会。

    “钟铭……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大家的顾虑?”金光洙果然没让其他人失望。“我不是说不给你面子,实际上你既然开口了,大家当然无话可说……但我的意思是,这种做法是违背市场规律的……”

    “你是怕tara歇上两个月,就完成不了李在贤给你的赚钱指标了吧?”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要是换成其他人,他或许还会做些表面功夫,但是金光洙嘛……他现在是真的懒得虚与委蛇。

    金光洙登时气结。

    “我直说吧。”金钟铭盯着对方冷冷的讲道。“你现在可以试着给李在贤打个电话,看看他是个什么反应……”

    金光洙茫然失措。

    “打一个试试!”金钟铭不耐烦的催促道。“他现在人在中国,才九点多,没什么不礼貌的。”

    金光洙在满包间人怪异的目光中真的掏出了手机……然后立即接通了电话。但是,还未等他说上两句话介绍情况,一声明显的呵斥声就从手机那头传来,然后就是让满屋子人鸦雀无声的忙音了。

    真的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了一丝紧张,就好像一种超出他们理解界限的东西摆在了他们面前一样,好奇、心悸,却又无人敢去触碰。

    “我直说吧。”金钟铭似乎是想迅速终结这种无聊的游戏。“金社长你也不要想太多,其实是李孟熙老先生得了肺癌,情况很不好,月底就要动手术切肺……这种时候,你觉得李在贤会长他会为了你跟我摆脸色?”

    金光洙面如死灰,韩胜浩惊诧莫名,其余人也都愣在那里消化着这个注定要影响巨大的消息。

    “你想赚钱,还是那句话,让tara去日本吧。”金钟铭最后下了定论。“实际上这也是我想对所有人说的话,趁着市场还好,不想浪费元旦档期的统统都可以去日本活动……可是元旦期间韩国女团这一块,不管是谁……都请诸位把空间给让出来!我不是想当路霸,只是确实有些事情要做……元旦档期过后,大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而且今天帮忙的人我也会记在心里的,如何?”

    大概还在想着李孟熙这个名字,一时间竟然没人敢说话。

    “振英哥怎么说?”金钟铭突兀的点了朴振英的名字,不是什么恶意,而是他突然想起来,朴振英有些釜山背景,指不定这里面有心思不纯的金武星的影子。

    “放心吧。”朴振英苦笑一声道。“missa早就定好了华语圈那边的行程,而wondergirls正在最大的危机里……我自顾不暇。”

    “哦。”金钟铭突然想到了那个有着狐狸眼睛,笃信着天主教的闵先艺。“不要着急,wondergirls是韩国这波女团第一个崛起的,死忠粉丝一直存在着,离开谁都能存活下去。”

    “承您吉言了。”朴振英摇摇头。“不过,最近确实因为这些事情心烦意乱。这样吧,钟铭你的招待还有请求,我确实的收到了,但喝完汤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朴猩猩低头端起了那碗已经变凉的西洋参甲鱼汤,大口的喝了起来。

    众人见状,从金光洙到杨贤硕再到一直没开口的洪胜成、崔振浩,所有人都不再犹豫,而是纷纷低头,仿效着朴振英端起汤碗喝了起来。一时间叫好声此起彼伏,李钟石也终于松了口气,跟着低头品起了汤。

    喝完汤,从朴振英开始,包括李钟石、洪胜成等人在内一众歌谣界公司社长都纷纷起身告辞,整个包间里很快就走的只剩下两个人了。

    “汤不好喝吗?”金钟铭不解的朝唯一一个留下来的人问道。

    “汤不错。”李秀满伸手点了点汤碗。“但是可惜……我这人不喜欢王八,有精神洁癖,所以只喝了一口就有点受不了了。”

    “王八是个好东西……不许歧视人家。”金钟铭认真的应道。“这玩意能忍,咬人还疼,更重要的是它能活得长……你看这还有个整的炖王八呢,人都走了,正好咱俩分了算了!”

    “别打机锋了!”李秀满微微叹了口气。“你想让大家缩头当王八,别人我不管,我的话你得给个交代……说吧,你想干什么,那个女团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团其实没有任何问题。”金钟铭站起身来把桌子中间的炖王八给整个掀开了盖子,然后给倒放在了自己眼前的一个盘子里,其实对于炖王八而言最wWW.SHUBAO2.cc味就是这个盖子周围的裙边了。“只不过她们要唱的歌很有意思……”

    “什么歌?”李秀满更加有兴趣了。

    “《女总统》……如何?”金钟铭坦诚以待。

    李秀满登时变了脸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这话从何说起?”金钟铭将甲鱼裙边给切下来,分了一半到另外一个碟子里,还送到了李秀满面前。

    “你说从何说起?”李秀满盯着送来的裙边反问道。“这才刚开始,你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我知道你有钱,可那是相对于我们今天这些人而言的,别人不说,李在贤的身价估计只有你三分之一,可人家手里有整个cj……真动员起来,十万亿韩元也是掏的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跟这些人赌?”

    “前辈老了。”金钟铭突然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这种嘲讽没有任何意义。”李秀满倒是没有生气,反而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没有嘲讽,我只是陈述事实。”金钟铭冷静的回应道。“当年是谁不惜把自己公司掏空也要去豪赌政治的?虽然后来输了,但是那种气势却是让我记忆深刻。我记得那个时候是98年吧,我应该还没见到前辈你,甚至好像还在wWW.SHUBAO2.cc国。后来前辈躲了几年?又判了几年?我记得是李炫生部长法官亲自判决的有罪吧?您后悔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李秀满沉默了很久,那都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整理记忆总是需要时间的。

    半响,李秀满才重新开了口:“当时……称不上后悔,我也是不想一辈子被人当成提款机!干了那么多事情,挨了那么多骂,好不容易赚点钱,到头来却发现那些钱都是别人的。事业上被三星卡住上下游产业,政治上不停的上贡……怎么办?只好来到这个最大的赌桌上玩一把大的!其实说句不要脸的话,当时真要是出手时机再稳一些,而且赌对了人,说不定今天在这里请别人喝王八汤的就是我了。”

    话到这里,号称有精神洁癖的李秀满竟然拿起筷子翻检了一下碟子里的裙边,然后低头嚼了一口才继续说了下去:“味道不错……不过,我也并不是存着什么企图劝你不要去干的,对于文在寅我也只是支应着罢了。我这么说,只是觉得你还年轻,完全可以以静制动,慢慢的等机会,等到你的实力成长到一个足够自保的地步再去赌……而且,这才什么时候,你确定你压对了人,安哲秀这个势头不会反超?而且就算是赢了,你确定你能分到赌桌上失利者的东西?分到了又能有多少?更重要的是……你的准备足够充分吗?你看清楚眼前的牌局走势了吗?那些大赌家们可是在不停晃动着立场的!”

    “不怕你笑话。”金钟铭也咽下嘴里的裙边,然后才认真的答道。“我其实是觉得,自己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这一次了!谁能赢?谁会输?谁下了错注?谁下了血本?谁又在盯着谁?我感觉这一次自己真的已经洞悉了一切……所以,我不是迫不及待,而是我一开始就准备在这次把握最大的赌局里面捞取最大的好处!然后希望藉此迅速的成长起来,等到下一次的时候我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不去冒险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李秀满的眼神中有些疑惑,他和这个年轻人相处日长,本能告诉他对方没有说谎,对方这次好像是真的有了巨大的把握,并且对时局有了最大限度的洞悉程度。

    “从去年三月军舰沉没的时候。”金钟铭平静的答道。“或者说……是军舰沉没那天晚上,我在朴槿惠的重压下拿下了百想大赏的时候,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赌一把了!毕竟,我也不想再那么憋屈的受制于人!”

    金钟铭的答案让刚刚对他有了一丝信服的李秀满内心升起了一种巨大的荒谬感!马上就要2012了,而军舰沉没或者说那个百想艺术大赏却几乎是两年的事情了……那个时候,金钟铭有多少钱?有多少势力?有多少声望?有多少执行力?

    更重要的是,当时隔着两年的时光,那时候朴槿惠都还没搞定金武星好不好?执政党中另一个重要潜力股首尔市长吴世勋还在春风得意!文在寅都还没拿下秋wWW.SHUBAO2.cc爱,安哲秀更是在首尔大学里讲课呢!连今天的候选人都没出线呢,你怎么就洞悉了时局,还做起了准备?!

    但是……不知道是金钟铭演技出神入化还是走火入魔,李秀满却同时觉得金钟铭没有对自己说谎,他真的是准备了这么长时间……考虑到最终的胜负在2012年底,这说明,金钟铭是在赌局结果揭晓前三年就开始做准备了!

    这算什么?!

    “总之吧。”金钟铭微微挑了下眉毛。“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的态度您也应该感觉到了……”

    “什么?”还没从那种荒谬感和莫名的信服感中挣扎出来的李秀满茫然的问道。

    “没什么。”金钟铭拿着筷子将眼前干干净净的王八壳子给重新翻了回来,然后提起筷子在巧了几下。“沙滩一躺三年半,今日浪打我翻身……2012年,谁都拦不住我!而过了2012年,谁都别想再拿捏我了!”

    “一个问题。”李秀满再度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你究竟是把别人当做王八,准备趁着对方翻了身上去啃,还是把自己当做了王八,准备趁着大浪翻身下海?”

    金钟铭没有开口,或许盯着眼前王八盖的他也在想这个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